新闻 时政焦点 社会新闻 旗县视窗
经济 经济运行 重点项目 三农三牧
文化 文化视点 民族文化 蒙元古韵
社会 关注民生 科教卫生 生态家园
旅游 草原旅游 景区景点 草原新貌
政务 理论学习 党建专区 精神文明
旗县网站 锡林浩特市 阿旗 西苏 东苏 东乌 西乌 黄旗 白旗 太旗 蓝旗 多伦县 乌拉盖
您当前的位置 :锡林郭勒 > 特色锡林郭勒 > 民族文化 正文
打马鬃——草原春天的约会
锡林郭勒新闻网  14-07-11 11:11 打印本页 【字体:    来源:  

  

  草原一年四季都有欢乐的民俗活动,进入四月份要说最热闹的场景就是打马鬃了。此时你会看到在刚刚苏醒的草原上牧人驱赶着马群奔涌而来,卷起滚滚尘烟,仿佛置身于金戈铁马的征战之中;套马手准确无误的娴熟技艺、徒手撂马的力与技的巧妙结合让人叹为观止;驯马手贴在桀骜不驯的马背上随其狂奔腾跃、直立咆哮还能驾驭自如,使人很自然的进入到乌兰图雅《套马杆》的意境里……

  打马鬃是蒙古族千百年来传承下来一种民俗文化,当初手工业不发达,不能加工鞣制的皮条,骑乘用的马具都离不开马鬃搓成的绳索,而且过去打仗,马的作用无可替代,常年征战、鞍马劳顿,固定马鞍的肚带直接与马皮肤摩擦,如果用硬质皮条会磨伤马的皮肤,鬃毛搓成细绳再编成带宽而柔软,是最理想的马肚带材质。现在牧民生活富裕了,打马鬃既是在欢乐、交流过程中对自己民族文化的守护,也有着给马装扮、美容的成分在里边。

  说是打马鬃,其实并不只是单一的剪剪马鬃,同时要为马打驱虫针、去势、烙马印、调生个子等项活动一并进行。打马鬃不是所有的马都要剪鬃的,只是针对2--3岁的小公马和其他生产用马进行,儿马(种公马)和骒马是不打马鬃的。儿马是族群的首领,留有长长的马鬃,更能展示其雄壮、伟岸、威严,犹如非洲雄狮,尽显王者风范。骒马留着长鬃既有其隽美飘逸的一面,更主要是有现实的作用。因为草原上时有野狼等野兽出没,经常会偷袭小马驹,遇有野兽攻击的时候,骒马由于震怒鬃发会直立炸起,野狼也不敢轻易靠近的,能够起到威慑作用。恶劣天气,草原上空旷无垠没有其他遮挡物,小马驹站在妈妈的脖子下边,长长的鬃发能起到遮风挡雨的效果。

  去势是2岁以上的雄性马,因为牧民已经挑选身材、血统、品质各方面都属顶级的小公马留作儿马了,其他小公马不必承担繁育功能,只能在驯服后用于骑乘和生产,如果不为其去势,到了发情期很难驾驭得了,所以才要进行这种残忍的“宫刑”。其实马在动物界是最讲究“伦礼”的,而且“家规”也非常严格,雄性马在长到2岁以后如果还没有去势,其父亲(儿马)就会将其驱离族群,被驱离的这些小公马们会单独建群,独立生活,直到去势后才能重回族群。单从马的成长阶段看,打马鬃有点和人类为男儿举办的成人仪式“冠礼”有些相似。

  烙马印也是自古沿袭下的习俗,首先做出铁质模具连接在一根长铁棍上,当在火上把带印记的一端烧的发红,马上烙在刚刚打过鬃的马左后腿上部。每家的印记各不相同,有的还在沿用几代家族用下来的印记,有的用阿拉伯数字做印记,有的用汉字或蒙字做印记,还有的以拼音字母做印记。牲畜印记图案中蕴藏了丰富的民俗信息,从某种角度也可以说是一部浓缩的蒙古文化史。马的印记当时在部落之间具有“公章”的功能,到了今天也仅仅是为了便于辨认。马群不像牛羊群那样朝出暮归,草原上的马群放出去后,如果附近有淖尔(湖)或河流,主人十几天都不用去管它,任其采食,因为有儿马“管理”,一般不会出现单匹走失,但是有时候会是整群“出走”。当马倌要归拢马群时,这些马早已跑到几十公里之外了,因为马带有印记,马倌相互之间也都知道是谁家的,都会捎信给主人告诉马的去向。主人找马时“循记问马”也会省去许多劳顿。

  我是在4月中旬去正蓝旗上都镇白音高勒嘎查看打马鬃的,是2家牧民合办的,有100多匹马,全嘎查的青壮年几乎都来帮忙,城里提前得到消息的人也来了很多,所以圈马、套马、抓马、剪鬃、烙印、去势、打疫苗等都有分工,一应程序井井有条。

  最引人入胜的当数套马、抓马、调生个子这几个环节。随着远处飞扬的尘土伴随的哒哒作响的马蹄声,牧马人拢着马群由远而近飞奔而来,众多的套马手们手执套马杆早已摩拳擦掌等着一展身手了。马群进入围圈,套马手看准目标纷纷出手。只见一个骑手左手握缰,右手持着套马杆,紧紧追着他前边的一匹枣骝马伺机出杆。神奇的是他的坐骑,很能领会主人的意图,随着骑手身体的左闪右挪紧紧咬住目标不放。时机到了,骑手敏捷甩出套马杆,套绳很精准的套住了枣骝马的脖子,骑手并没有立即用力去拽,而是手握着套马杆随着前边的马继续奔跑一阵,瞅准时机蹬着马镫的双脚一用力,迅速抬起屁股往后一挪,离开马鞍桥,直接坐在马的后腰上,手中的缰绳往回一拉,身下的马就像接到指令一样四蹄戳地,瞬间止住奔跑,主人适时变为双手紧握套马杆,加大回拽力度,前边飞奔的枣骝马猝不及防,前蹄离地身体直立,马头不由自主的调转过来。再看身下的坐骑屁股后坐,四蹄牢牢钉在地上,任凭被套住的马如何挣扎,马蹄没有再前移半步。

  骑马套马者身手不凡,徒步套马的汉子更是技高一筹。只见手擎套马杆的汉子,双目高度集中,他一般不追逐马群奔跑,而是目不转睛的早已盯住了目标,等到这匹马随着被驱赶的马群来到他的左右,而且是他最顺手的位置的时候,出其不意,一杆中的,被套住的马受此惊扰,带着套马杆拖着套马手加速狂奔,套马手岔开双腿,马靴后跟用力前蹬,屁股向下用力直至坐在地上,套马杆夹在胳膊里侧,双手抱紧套马杆,单是这种姿势被马拖着30米、50米甚至更远,屁股后边留下两道深深的印辙,直到被套住的马无奈地调头站住,被后边赶上来的人抓住摁倒。

  如果说套马是力量与技艺的结合,那么调教生个子就是意志与野性的博弈啦。一般每年主人要在整群马里精心挑选出一匹留作自己日后骑乘的马,要血统纯、体形好、速度快、耐长跑,这匹马或者已经在上一次打马鬃时去过势了,亦或是被烙过马印了,虽然已经三岁了还未进行过正规的调教,野性还在。调生个子,就是要强制驯服,去其野性,培养其在脱离马群后独立生存的能力,学会与人沟通,接受和领会主人的指令。我们看到生个子马被套住后,多人一拥而上,分别抓住马耳马尾,有两人紧紧的靠住后腿,防止其跳跃起来踢到人,其他人则强行带笼头、马嚼,剪马鬃,背马鞍,并协助驯马手跨上马背,等一切准备就绪,大家一同闪开,这匹马恼羞成怒了,一阵是疾风暴雨般地猛尥蹶子,一阵是前蹄离地直立咆哮,忽而左右摇摆,忽而原地打转,总之是不服驯马手的摆布。只见驯马手左手提缰,右手紧扣前鞍桥,双腿紧紧夹住马肚,随着马的每一次跳跃,他的身体上下起伏、左右摇摆,仿佛随时就会脱离马背摔下来,可是他总能及时调整重心化险为夷。生个子马也许知道自己已是黔驴技穷,再做挣扎也是徒劳,只听一声长嘶,真如脱缰野马向远处奔去。等再返回时,马匹早已大汗淋漓,当初狂野气躁的性情荡然无存。

  当地牧民告诉我打马鬃等多项活动放在每年的春天,是因为经过寒冷的冬季,马匹的体能消耗巨大,现在膘情还没有恢复,是驯服生个子的最佳时期。这时候让马出透了汗,体外的寄生虫会随着汗水一同排出,能够促进新陈代谢,体毛滑顺。一旦过了春季,马吃上了青草恢复体力与膘情,那时再想驯服生个子,就困难得多了。而且现在的气候、温度都适宜刀伤、烫伤的愈合,所以给马去势、烙马印等也是正当时。4月的草原,大地回春、万物复苏,一份辛勤一份回报,牧民兄弟在冰雪融化之后,即进行这一系列活动,反映出他们对新的一年风调雨顺、五畜兴旺的美好心愿。

[责任编辑 雅平 ]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网站律师 | 诚聘英才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新闻热线:0471-6659725 蒙ICP证:090036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