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时政焦点 社会新闻 旗县视窗
经济 经济运行 重点项目 三农三牧
文化 文化视点 民族文化 蒙元古韵
社会 关注民生 科教卫生 生态家园
旅游 草原旅游 景区景点 草原新貌
政务 理论学习 党建专区 精神文明
旗县网站 锡林浩特市 阿旗 西苏 东苏 东乌 西乌 黄旗 白旗 太旗 蓝旗 多伦县 乌拉盖
您当前的位置 : 内蒙古新闻网  >  锡林郭勒  >  锡林文苑
摇篮——不能忘记
锡林郭勒新闻网  17-05-11 16:32 打印本页 【字体:    来源: 

  路远

  前些天,一位微友给我发来了一张照片,打开一看,居然是我多年前发表于《锡林郭勒日报》上的一首小诗,我几乎已经淡忘了的一首旧作。那位朋友当时正在翻阅过去的《锡林郭勒日报》,我便请他将所看到的我的旧作都拍照发给我。接下来,陆陆续续大约有10多首诗作发了过来,虽然照片上的报纸已经很陈旧了,但我依稀还能嗅得出那纸张散发出来的油墨,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温馨、那样的令我魂牵梦绕。虽有恍若隔世之感,却又如昨日情景再现,那一幅幅诗作的照片推开了我的记忆之窗,让我再度回忆起往昔那段令人怀念的岁月……

  凭心而论,《锡林郭勒日报》是我创作起步的摇篮,那片绿色的园地“锡林河”更是让我神往的一片圣土。渴望在那片花卉纷争的园地里盛开一束自己的文学之花,是我多年来的梦想。

  那时候中国有一个特殊群体——文学青年,由于错过了读书机会,无数青年便涌上了文学的诺亚方舟。文学拯救了他们,他们怀着一个共同的梦想拿起了笔,开始了各自的创作旅程,更确切地说,是开始了他们的作家诗人之梦。由于有了“锡林河”,我也成了这个群体里的一员。说来好笑,由于当时文化知识的贫乏,却跑去搞文学,以此实现自身价值。当年有许许多多我这样的文学青年,他们拿起手中的笔,虽然不知道什么是诗歌、什么是小说,但他们无知者无畏,初生牛犊不怕虎,从干中学,学中干,一边写一边摸索诗歌或者小说的规律。我正是这样的一个文学青年,所幸的是有了“锡林河”这片文学园地,自己那些稚嫩的作品都能发表出来。现在读来,着实幼稚可笑,但每一个人在成长时都曾有过自己的婴儿时期,必然都得经过这一过程。

  提起“锡林河”,就不能不提及两位师友。第一位是时任“锡林河”的编辑杨舜才老师,我的第一篇处女作便是由他编辑发出来的。后来他鼓励我多写,才有了我接下来的投稿。他离开报社时,曾对我抱有殷殷期望,还有些遗憾地说:“你若是在大工厂、大企业,会写出更有气魄的诗作!”第二位是高音。高音发作品比我早,他的名字我经常在报纸上看到。那时候我在锡盟运输公司当工人,而他在工程公司当工人。有一天,有个人到车间来找我,自我介绍,说他就是高音。我便记住了他的模样儿——个头儿不高,清瘦,笑嘻嘻的样子。就这样,我们结成了文友。后来他调到锡林郭勒日报社担任副刊编辑,便向我邀稿。我的第一篇小说便是由他编辑发表在“锡林河”上。我至今犹记那篇小说发表后带给我的欣喜和振奋。此后,我又在“锡林河”上发表了若干篇小说,其中有一篇《花喜鹊》成了系列小说,还连着发了两三篇。

  后来我看到国内许多与我同时代的作家,他们的创作历程与我大同小异。为了弥补自己的文化不足,我业余时间在补习初中和高中没有学过的那些课程。后来,我报考了“电大”,并考入了首届电大中文班,认认真真地坐下来读了两年书。当时我们电大班里有几位报社的同学——鲁杰、赵东、闫永明、包五一、刁亚平……毕业后我调到了锡盟教育学院当老师,通过教书育人的经历,丰富了我的生活阅历。

  白驹过隙,转眼人之将老。这才知道人的一生其实是非常短暂的,而你生命中最有意义的时刻,应该是你为自己确立人生目标的时候,是你事业起步的时候。因为有了“锡林河”这片园地、这张温床、这个摇篮,我便也将人生目标定在了文学事业上。这些年来,虽然一部又一部的作品问世,但我还是更加眷恋在锡林河畔萌发的那朵小花儿,它虽然微弱而不引人注目,却是生命的开端。

[责任编辑王艳君]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网站律师 | 诚聘英才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新闻热线:0471-6659725 蒙ICP证:09003619号